贵州松桃石板村发生山体滑坡已转移安置156人救出6人

中新网贵州铜仁7月8日电 (记者 张伟 袁超 瞿宏伦)7月8日7时5分,贵州省铜仁市松桃苗族自治县甘龙镇石板村发生山体滑坡。经官方进一步核实,此次山体滑坡造成石板村田堡、陈家、石家3个村民组共79户320人不同程度受灾(其中在家162人,外出158人),19户房屋被淹埋,60户房屋受损。

图为航拍事故现场。瞿宏伦 摄

图为事故现场。瞿宏伦 摄

因降雨影响,现场的救援也时断时续。贵州省消防救援总队松桃县消防救援大队副大队长蔡飞驹对中新社记者说,我们到达现场以后,准备穿过塌方区域进入核心区域,进行救援。但是现场还在进一步的塌方,我们从塌方的另一侧进入到核心区域进行救援。

夕阳西下,山里干活的村民陆续回到各自的生产用房,林梢飘起缕缕炊烟。每栋吊脚木屋下面都聚集一群群鸡、鸭,楼上储物间堆满金灿灿的玉米棒。室内布局大同小异,正中间是火炉,四周摆着厨具、眠床、木凳、电视。村民们告诉记者:“这里冬天特别冷,没有火炉很难过。”

记者沿着七拐八弯的石头路,登上山腰树林深处,一栋高高的吊脚木板屋陡然出现在头顶。楼上走廊晾满衣服,楼下一群鸡低头刨食,一头猪躺在猪圈。这是李兴光祖辈几代人居住的地方,屋旁玉米地用竹木、铁丝围起来。

距离李兴光家不远,有块平地,建了一排砖瓦房,房顶写着“双拉村吓卡小组活动室”。大门敞开,里面空空。门前水泥操场,立着一个篮球架。一位小伙子穿着背心、短裤,在撒食喂一群鸡、鸭、猪。他说:“村民搬下山了,喇叭没人修,很久不响了,因为山下有了新的活动室。”

李兴光木板屋前电线杆,插着一把小小的五星红旗,在绿色树林中特别显眼。“政策好,生活好,不能忘记党的恩情。”他不无遗憾地告诉记者,他们村民小组有7个党员,但自己还不是党员,希望今年能申请入党。

图为航拍事故现场。瞿宏伦 摄

自从全家搬进山下双拉村异地安置点,这栋残旧发黑的木屋经批准改成“生产用房”,供他们上山劳作时歇脚,偶尔也可以过夜。但是,毕竟故土难舍,他们只要有空,总喜欢来山上木屋坐坐,找点活干。

蔡飞驹告诉记者:“现场救援难度比较大,房屋垮塌得比较严重,由于降水量比较大,土质疏松,不利于开展救援。虽然困难重重,但消防部门不会放弃任何一个现场的希望。”

记者前往事故现场时,沿线道路不时出现滑坡,部分路段碎石、树木占据道路一侧,只能允许单侧车辆通行。在石坂村,通村的道路因滑坡的土石而暂时中断。前往救援的人员只能绕路或者从盘山小道冒雨步行前往现场救援。

“这一片处在生态规划线之下,允许种庄稼。我们家种了七八亩玉米和荞麦、70多亩草果。”50来岁的李兴光光着膀子坐在门口,笑眯眯地说,“我们这个村民小组叫吓卡村,57户都是怒族,属贡山县丙中洛镇双拉村委会,现在都搬下山了。”

交谈中得知,李兴光一家4口,大儿子在外打工,小女儿在镇里读初三。他们是2013年建档立卡户,2018年搬到双拉安置点一栋80平方米新屋。“新房子好,不怕下大雨、出危险,只是不能喂猪、养鸡、种菜,有点不习惯。”李兴光说,他和妻子平时每天上山喂鸡、喂猪,从安置点到山脚,骑摩托车得半个小时,走上山又得半个小时。

截至目前,官方已转移安置156人,6人失联,此前受困6人已全部得到救援安置,其中2人轻伤已送至医院治疗。应急救援处置工作正在有序开展。(完)

贵州省消防救援总队调集多地消防救援力量共计27车、117人、8条搜救犬,携带生命探测、破拆等救援装备赶赴现场救援。目前消防指战员已抵达救援现场,并利用绳索、皮划艇等装备靠近山体滑坡核心区域进行救援。

今年7月,李兴光一家脱了贫,日子越过越好。他担任吓卡村民小组组长,经常开会、搞活动,不能出去打工,但每月可领取200元补贴,今年增加到每月400元。大儿子打工,每年收入3万多元。这样,加上家庭种养收入、退耕还林补贴,一家年收入有四五万元。

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地处怒江大峡谷北段,人口3.5万,其中贫困人口占两万多。“这些年,全县异地安置贫困户7000多人,涉及26个行政村;安排福利性岗位护林员3000多人,每人每月补贴800元。”贡山县副县长李海清介绍说。他是广东珠海市金湾区政协副主席,受组织派遣参与东西对口帮扶工作。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因事发地地处贵州、湖南、重庆三省交界地带,三地的蓝天救援队也有序赶赴现场展开救援。贵州蓝天救援队队长王毅告诉记者,接到相关部门指令后,该救援队迅速组织80余人从贵州各地赶赴现场。同时根据事发地的区位特点,蓝天救援队启动了跨省联动机制,得到重庆、湖南两地救援队的响应,预计参与救援人员超过百人。

图为消防员展开现场救援。贵州消防救援总队供图